寒冷的赤炎

先来后到「7」(全员/刑侦/长篇)

“喂!大家,我……”这是刚刚急匆匆推门进来的边伯贤,不过很显然,在他把话说清楚之前房间里的景象就把他吓着了。 “白白啊……”现在唯一精神的朴灿烈也支撑不住了。这时候累积多年的默契终于体现了出来,吴亦凡见某几位实在是撑不下去,就先让他们回楼上睡了。而他自己决定去解剖室找那个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的发小。 “……嗯,谢啦,下次请你吃饭,拜。” 当吴亦凡刚打开解剖室的门时,他就听见了鹿晗在打电话的声音,不过他很不解,因为他了解鹿晗是不会在正紧时候做其他不该做的事。 当然,鹿晗也是看见吴亦凡进来的,他意示吴亦凡他已经完成了尸检,然后拍拍手准备离开。而对于吴亦凡对刚才他通话的疑问,鹿晗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换作是平时,吴亦凡一定会觉得他面前的鹿晗很不对劲,毫不夸张的说,他或许会认为鹿晗这是在向谁透露着案子的信息。但,现在的吴亦凡又累又困,大脑都几乎死机了,更别谈什么思考,他只想叫上鹿晗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所以,才一个转身,他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而且,不知为何,吴亦凡没法抵抗鹿晗的微笑。 “走了,肉肉。万一我把门锁了你就只能睡沙发喽。” 忘了说,鹿晗和吴亦凡睡一个房间。 第二天清晨,堆积在云里的雨水终于倾倒了下来。到处都充满了泥土和青草的味道。特查组的成员根本不用担心现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雨破坏掉,因为他们早就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所以不用担心大雨冲刷掉什么证据。 特查组的早餐一向是由都暻秀和金钟大负责的,不过由于时间问题,一般都是三明治或者意面等吃起来方便又快速的食物。 特查组还有一个不知该被吐槽为恶心还是勤奋的习惯——一边吃早饭一边讨论案件情报。 现场提取到的脚印一个是凶手的一个是被害人的,根据身高与脚长七比一来判断凶手身高一百七十四公分。而金希恩的身高目测一百七十五,符合这一条件。此外经过搜查,没有发现手机。 两个死者都是心脏处一刀致命,死后嘴角割开。但这次的死者身上有不明的伤口,像是被咬出来的。同之前一样,先被迷晕,而后被一刀了结。另外,在死者的衣物上发现了不明毛发。 经化验,死者身上的毛发已确定为老鼠毛,这应该也是不明咬伤的原因——清晨的老鼠还是挺活跃的。另外,现场找到的刀上没有指纹。 根据日记内容,与柳允拉发生纠纷的是金希恩和崔智英。按可能性来讲两人都有动机。情杀和仇杀都有可能使凶手做出死后割尸的行为。 “看来我们确实是应该去会会这个崔智英了。金希恩那儿也得再去一次。” “那事不宜迟,解决完早餐就出发吧。不过,小鹿和白白就留在家里好了,昨晚一直工作到很晚呢。其他人就分为两队一队和我去金希恩一队和亦凡去崔智英那儿。” 见其他人有异议,也就没人再怠慢。在值外勤的几人出门后,鹿晗瞬间方向手中的咖啡杯,对边伯贤说了声回去补觉之后就上楼了,也不理会边伯贤疑惑的眼神。 鹿晗会到房间里,啪的一声把门锁上了。拉上所有的窗帘,现在只不过是早晨七点多,房里非常昏暗,不过鹿晗也没有在意就是了。他拿出自带的电脑,接通了“某人”的视频电话。 “呀,放心,不会有人发现身份的……” 楼下餐厅,收拾完早餐餐盘的边伯贤也闲着没事干,于是就决定去腻在实验室了。不过在他动身之前还是疑惑地向楼上鹿晗的房间望了望——喝完咖啡后去补觉?鹿哥还真是奇怪呢…… 年轻的男子闻声打开门,映入眼的是三位陌生的男子。不过他的疑问很快就被解答了。 “你好,我们是韩国特查组的成员,因为有案子可能与你有关,能让我们进去问几个问题吗?” 吴亦凡都暻秀和金钟仁向男子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但即使是这样,那男子也依旧上下打量了特查组的三人,才将门打开,大小只能一人通过。 男子的家境并不好,这一点在都暻秀环顾四周后就得出了——与资料相符。这是一个不到五十平方的小公寓,这里的居住者几乎是能简就简,没有沙发没有电视,就连他们现在坐的椅子都是男子从其他地儿搬过来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读书的年轻人的屋子。 男子可能是因为贫穷的原因没有买过那么多杯子,公寓里也似乎没什么可以款待的,所以只能尴尬地站在三人面前,也许只是因为紧张。当然,这一点心理学专家都暻秀也早就观察到了。 “我能到处看看吗?”吴亦凡向男子询问到,在得到同意之后,他就离开了。 同样意识到男子的紧张的金钟仁安慰他放轻松,待他坐下后才开始提问。 “只是些例行的问题,呃……崔智英对吧,能告诉我你和尹晓妍还有柳允拉是什么关系吗?” 但即使金钟仁这样安慰崔智英,得到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崔智英依旧是一副紧张的样子,眼神也是东张西望。 哦,是真的只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才紧张吗……都暻秀坐在一旁,右手抚上下巴,平时瞪大的双眼此刻也饶有兴趣地眯了起来,嘴角上扬。眼神乱飘,似乎是想掩饰什么,虽然自己没发现,但还是会时不时往亦凡哥的方向飘。 这个叫崔智英的人,掩藏着什么吗?都暻秀想。 询问比想象中的时间要短,虽然崔智英一直坚持自己昨天早上三点到七点一直都待在家里但根本没人能为他作证。此外,崔智英承认曾经尹晓妍和柳允拉追求过自己,分手也是对方提出的,但他坚持说他不会单单因为这件事而杀人。 “能看看你所有的鞋吗?” 沉默了很久,崔智英才伸出颤抖的手,指向了门口。 “我想我们得帮它们拍几张照。” 车上,三人回顾着崔智英的口供。 “不过我看他多半是没说实话呢……” 都暻秀等金钟仁汇报完毕之后才幽幽开口,他将头转向吴亦凡,“看下来有什么想法吗,亦凡哥?” 在金钟仁问话的时候吴亦凡一直都在房间里转悠,其实也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除了一点。根据崔智英的家境,公寓又破又旧是可以理解的,但当他走进崔智英的卧房时,他看见了一样有趣的东西——电脑。电脑这东西如果是出现在其他地方的话并不会很奇怪,毕竟现在电脑也普及了,但如果是在家境贫困到连沙发餐桌都买不起的公寓里就很奇怪了。 “嘿,也许他是个网瘾少年呢,不是有不少人倾家荡产地玩网游嘛。” “但他的反应很奇怪,尤其是在亦凡哥进卧室以后。你们注意到他的身高了吗,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而且他也没有不在场证明不是吗?还有,动机是什么呢?仅仅是因为求爱失败?” 现在特查组根本没有权利拘留他,这种时候如果有搜查证就好了…… “柳允拉?二十一号那天我确实是和她在异度酒吧吵了一架,至于原因?那女人听说尹晓妍死了之后就一直在追求我,很烦。” 金希恩这边,特查组的分工和吴亦凡那队很相似。金钟大提问,金俊绵在旁边观察,至于朴灿烈,则在金希恩房里转悠。 朴灿烈虽然平时大大咧咧没头没脑的,工作时还是很严肃,做事也很利索。金希恩家里算是有钱,但几乎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也许是自己冷静了一天,金希恩对特查组的态度有所好转,至少比上一次好多了。对于柳允拉的死,金俊绵认为在某种意义上金希恩是很开心的——烦人的苍蝇不在了谁都是这种心情吧。 至于不在场证明,金希恩表示那时他睡到了早上七点,完成洗漱后就去上班了,没人能证明。 “能看看你的鞋吗?” …… “你知道吗,我总有种感觉,真相马上会浮出水面。”金钟大控制着方向盘,这么说道。

先来后到「6」(全员/刑侦/长篇)

第二章 …… 七月二十二日,多云 真是烦啊,那家伙。都说了我绝对不会答应他的,竟然还想找我复合。最近的男人怎么都这样,一个个的。是是是,答应你好了吧,别来烦我了! 七月二十一日,多云 啊啊,今天他和我吵了一架。明明只是想和他喝杯酒,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异度和他吵起来。金希恩,我告诉你,你们这对高男女我可不稀罕! 七月二十日,阴 今天什么事都很顺心,除了崔智英那人求我和他复合这件事。 …… 死者全名柳允拉,二十一岁,异度酒吧的陪酒小姐,居住在首尔阳川区。年幼时父母双亡,靠着自己努力才慢慢考上大学。有趣的是,柳允拉曾在上学时追求过崔智英不过后来又不知为何将对方甩了。 不仅如此,就像她日记上所写的那样,就在七月二十一日,柳允拉在异度酒吧和前一个死者的男友金希恩吵了一架。 金俊绵看着资料,感到深深的头疼——看起来案件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金希恩和崔智英身上,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 “大家,关于那对小情侣的口供审出来了,不过几乎没什么用。”金珉硕和都暻秀推开门走进来,而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除了刚刚进来的两人外,房间里只有六人,鹿晗和边伯贤一个在刚刚建好的解剖室一个在化验室工作,是的,特查组的各位现在已经回到了别墅里。但显然,即使是现在没有工作的那六人也已经昏昏欲睡。 “喂,黑钟你别给我睡啊……”忙内吴世勋的脖子已经再也无法支撑他的头,一个磕头就砸在了桌面上。而他口中的黑钟也早就无力反驳。 吴亦凡看着其他人精神萎靡的样子,狠狠摇摇头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他暗自下决定等小鹿和伯贤结束了之后就收工——再熬夜下去的话恐怕只会让效率变更低而已。 这个决定让朴灿烈举双手支持,至于为什么只有朴灿烈一人呢,因为其他人早就没有那个精力了啊。

先来后到「5」(全员/刑侦/长篇)

死者年龄十八至二十二岁,身上没有明显的抵触伤,致命伤是心脏处的刀伤,看痕迹应该是水果刀。嘴角被割开,身上有像被什么东西啃过的伤口,但两者没有生活反应,属于死后创伤。推断的死亡时间是今天早晨三点到七点。 “具体情况要等我回去解剖,不过凶手应该是同一个。”鹿晗从死者的身旁站起身,也许是蹲得太久,导致他没站稳,好在一旁的吴亦凡扶了他一把。 现在特查组位于首尔市中心一处较为偏僻的树林里。被害人依旧是女性而且死法也和之前的如出一辙。凶器是和之前一样的廉价水果刀,而这个也已经被搜查现场取证的金珉硕等人找到了。 也许这里太偏僻了,连太阳都没有,导致土质松软没有干裂。这是个好事,因为金钟仁在现场附近发现了两种不同的脚印。 都暻秀看着哭哭啼啼的报案人,感觉自己的头十分大。报案人是一对情侣,大概是想找点刺激才会来这里,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现在恐怕是不会说什么有用的东西了,都暻秀看着他们的状况,无奈的想到。 “这个是……亦凡哥,大家,快过来看看!”从不远处传来的,是金钟仁的声音。

先来后到「4」(全员/刑侦/长篇)

温热带湿的风穿过清溪川的上方,七月的韩国很是炎热。清溪川周围没有很多高大的树,最近连雨也破天荒没下,这使得那儿的地面温度异常的高。因为要供游人观赏,河边的地面全是水泥地,这很难让人留下脚印。吴世勋嘟着嘴有些烦乱地踢着脚边的小碎石,虽然老天很给面子地没有下雨,但这次的凶手似乎很小心,什么都没留下。 也难怪吴世勋会这样,先不说他是队里的忙内,搜索证物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他的专长。于是他很不负责任地在旁边偷闲起来——这种事就交给队长和珉硕哥好啦! “珉硕,你有什么发现吗?”吴亦凡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依旧沉浸在思考当中的金珉硕,问道。 “没……但死者死亡时间是晚上十点至十二点,而尹晓妍是个安分的人,那天只不过是因为加班才那么晚。鉴于她身上的财务没有被盗所以我想这个凶手应该是早有预谋的。”金珉硕摇摇头,无奈现场太干净了,什么都找不到。 这下冲动作案可以排除了。 这时,吴亦凡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令他惊讶的是,来电人是鹿晗。 其实鹿晗一开始并不准备打这通电话,或者说,他认为这通电话至少应该要由身为副队长的金俊绵来打。但谁让金俊绵刚回来就往椅上一坐埋在电脑里,跟着的朴灿烈和金钟大也凑在一起理也不理他,边伯贤还在化验室里,难么也只有自己来干这个差事了。 鹿晗打电话不为别的,金俊绵他们看起来是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他让伯贤查的事也差不多有眉目了,刚刚都暻秀与金钟仁在路上时也通过电话和他讲了个大概,现在只剩下吴亦凡这组了。不管怎样,还是先回来一起交换一下情报比较好。 吴亦凡挂了电话后,刚准备叫上金珉硕和吴世勋走人,却发现自己队里的忙内像是在盯着什么看。他拍了拍金珉硕的肩膀,然后两人一起走向吴世勋的方向。 “亦凡哥,珉硕哥,草丛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剩下的两人沿着吴世勋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确实在高台的草丛间看见了一点绿油油的物体。吴亦凡借着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勉勉强强地拿下那物,是个质地粗糙的毛巾。 “毛巾的所在地位于案发现场的中心地带,离外围警戒线很远,所以有很大几率是凶手留下的东西……不错嘛,真不愧是神枪手的眼睛。” 珉硕看到了吴亦凡手里的东西,迅速分析出了这东西应该会成为有价值的线索,当然也不忘了把吴世勋的头发揉作一团以示感谢。 吴亦凡装作没看到同行两人的互动把折好的毛巾塞进证物袋中,心想着即使取不到指纹也应该能从这上面找到其他的线索。他打了个响指,意示那两个工作偷闲的人跟上,随后三人坐上车就往回赶。 “看起来尹晓妍是被迷晕了才遇害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离特查组在会议室里汇合也有十多分钟了,就在所有人以为边伯贤沉浸在化验室里无法自拔时,边伯贤终于说着自己的发现走进了会议室。他将手中打印出来的报告分发给其他人,纸上清楚地显示了在吴亦凡找回的毛巾上的物质是乙醚,与死者血液里的物质一样。 “另外,关于鹿哥你让我查的死者口腔里的纤维,和毛巾上的纤维是一样的。” 见其他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边伯贤没有多说什么,把自己所给的资料黏在众人面前白板的一角。 “我们去了死者家里,家属给的口供没有太大而偏差,但我们找到了这个。”朴灿烈汇报着他们一组的发现,然后往金钟大和金俊绵的方向一撇,而对方也会意的拿出从死者家里找到的相片并贴在白板上. 崔智英,22岁,是死者曾经的学长。死者生前与他同校时追求过他,但后来放弃了。据说崔智英的父母离异而法院把贫穷的父亲判为监护人,他母亲则每月寄生活费给他们。现在处于失业状态。 “这种情况下一般是女方觉得孩子会拖累她呢,这个崔智英还真是可怜。” 这时,一直沉默的都暻秀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鹿哥的尸检表明死者嘴角的伤口是死后才造成的。一般来说,在死后还要虐待尸体的凶手除了是与死者有深仇大恨之外就是心理扭曲。但根据所有的供词和资料来看死者没有与任何人结下梁子,崔智英也没有任何心理病史。要说这个看起来文绉绉的人会毫无理由地杀人,谁都不会信的。 谁都没有反驳,因为谁也没法反驳。案件的调查第一次陷入僵局,就在朴灿烈沉不住气想要说什么时,吴亦凡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局长。 “兄弟们,看起来我们今晚是没法回家休息了。” 这是吴亦凡放下手机后的第一句话。

先来后到「3」(全员/刑侦/长篇)

第一章
尹晓妍,二十一岁,是普通公司的职员,居住在阳川区的中心地带。尸体于七月二十八日清晨六点半左右在清溪川旁被清洁工发现,尸体心脏处一刀毙命,嘴角两端被割开,除抵抗伤之外再无其它外伤。凶器已在河流下游找到,是常见的水果刀,但因水流冲刷凶手指纹无从考证。 会议室里,吴亦凡介绍着关于案件被害人的信息,而其他人则是一边听着吴亦凡的话一边埋在与自己职位相关的资料里。 虽然离案发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但目前拿到的线索是少之又少。不论是凶手遗留的证据还是有关人员的口供都完全不在点上,就连鹿晗拿到的尸检报告也毫无帮助。 金俊绵强忍着想把以前负责本案的人骂一顿的想法,建议从头再来——所有的口供,线索都亲自去录一遍,找一遍。当然,鹿晗也会再将尸体解剖。这个提议全体通过,虽然会增加工作量,但为了捉住凶手,再累点也无所谓。 “那俊绵灿烈和钟大去被害人的家里,暻秀钟仁去被害人男友那分别录口供,小鹿重新尸检的同时伯贤就帮忙化验,世勋珉硕就和我去现场。” “出发!” 解剖室里,鹿晗穿着自带的防护服,站在解剖台前直直盯着他面前的尸体。 尸体开始出现腐败并伴随巨人观的出现,尸斑无法通过挤压形成也无法消失也恰巧说明了死者是三天前夜里十点至十二点死亡的。死者心脏处的伤口约深九厘米,符合找到的水果刀。嘴鼻处有捂压痕迹却没有玫瑰齿,排除窒息性死亡的可能性。死者的脖子被拧断,嘴角被同种道具割开但两者没有生活反应,属于死后创伤。 “所以死因是心脏处的刀伤吗……”与尸检报告上写的没什么不同,但总感觉少了什么,还有,割开的嘴角有什么意义,仇杀?鹿晗收拾好手术刀等工具,双手撑在解剖台边,双眉依旧皱着。 尸体的并没有多少明显的抵触伤,显然凶手行凶时是速战速决。而且……等等!鹿晗身子突然一震,嘴角也不由自主地上扬,总算是被我找到了,凶手留下的线索! “白白吗?带上证物袋来我这边……没错,尽快!” “好嘞!”边伯贤挂了内线电话,看也不看拎起自己的专用工具箱就往解剖室跑。 “那么被害人有没有在外与其他人结仇或惹事?”金俊绵将信息记录好后,向死者父母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即使时隔多日,死者的母亲尹晓恬依旧无法接受自己女儿的离去,好在金俊绵和金钟大有足够的耐心,朴灿烈也在发怒之前被两人拉住。 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尹晓恬摇了摇她的头。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金俊绵向那可怜的母亲道了谢,然后在死者父亲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死者生前的房间。 房间没有被破坏掉,根据尹晓恬所说的,她每次看见这房间就会心痛,根本没法整理。这是个少女味浓重的房间,东西也整理得很好,很难想到它的主人在三天前就已经离世。 “嘿,你们过来看看。”是朴灿烈。 金钟大和金俊绵走近一看,发现他手中的是一张相片。但奇怪的是,他们并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这照片应该是几年前的了却被保存得很好,上边的人对死者来说很重要?”这是金钟大自己的猜想。 但死者已经有男友了,照片上的这个人很明显不是…… “灿烈,钟大,把照片带回去吧,我们要好好查查这个人。” “我说过多少次了,晓妍她那天晚上确实是来过我家,但她走之前都是好好的!我没有杀她,我也没有理由杀她!她可是我女朋友啊!” 而都暻秀和金钟仁这边就没有那么顺利——金希恩,尹晓妍的男友不像死者的父母,似乎是反复的询问使愤怒和不耐烦占满了他大多数的情感。 都暻秀和金钟仁相互对视一眼,像这种情绪亢奋的人他们见识的多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适应去处理。虽然金钟仁想试着继续去安抚金希恩,但被都暻秀阻止了。像这种只知道推卸的人,一般是很难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呢,而且,这种人一旦亢奋起来,就不会轻易停止。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能确定一件事了。”回去的路上,都暻秀对金钟仁说。看到金钟仁的疑问,都暻秀不仅为自己的心理知识感到骄傲——因为金希恩从头到尾的微动作告诉我他只是心里烦躁而不是说谎啊。

先来后到「2」(全员/刑侦/长篇)

第一卷 偏执的微笑 就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与其痛苦地活在那偏执里,还不如在诞生之前就死去……无论是他,还是这个孩子。 你刚刚说……我变了? 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 第零章 America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3pm 一阵轻快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自然科学学院的林间小道的宁静。手机的主人正坐在走道旁的石椅上,从树叶间洒下的阳光使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但从他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欢打断他休闲时光的噪音。 男生是个亚洲人,这一点从他清秀而又不失刚劲的脸庞就能看得出。 “Hello?” 从他嘴间吐出的,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也许来电者打扰到了他,男生的语气并不耐烦。 “……Yes……Right……En, why should I help you? I am just a student and now I am in America.” …… “Really? Ok, I will check with them.” 男生一下子就挂掉了电话,眉头却越发加深。他狠狠用手挠了挠自己棕色的短发,收拾好椅子上的资料后转身走向了学院的大楼。 今天他没有课,本来还想出来散散心复习复习的,却没想到会被这样一个电话打断。 …… 与教授和校长告别的他只想大声爆粗口或者摔门而出。他在得到校长的肯定回答之前都以为那通电话是骚扰电话,而现在,他深深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男生来到了食堂要了杯冰咖啡,这是他最喜欢喝的饮料。挑了个阳光充足的位子猛猛灌下一口后,男生无奈地拿出手机。仿佛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按下之前的那通“骚扰电话”。 “It is me, about the thing you told me, en……I will help you.” “Never mind, although I am a Chinese, I have a friend there. I can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It is ok, or you can call my name.” “Well, see you.” 男生放下手机,默默走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行李。原本以前还会在路上研究一下花花草草的,毕竟硕大的学院不是短时间内就能研究完的,可现在的他也无心做这种事。 算了……男生貌似有些自暴自弃地将双手枕在脑后。反正机票学校也包,解决后的报酬也不低,这一年就当是那些教授和校长说的社会实践好了…… 男生整理好为数不多的东西并合上行李箱,那双好像包含着星空的眼睛充满了自信。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吧,那些所谓的疑难案件是否能难到我! 同一时间,宽敞的韩国首尔警局总局会议室里,一群年轻力壮的男生正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讨论声直至会议室的门被人打开才停下,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和年轻男生。 “呦!满叔,亦凡哥,你们来了。”其中一个男生说道。 亦凡哥,全名吴亦凡,加拿大籍华裔。韩国特查组队长,擅长逻辑推理及侦查反侦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满叔,全名李秀满,韩国警局总部局长。毫无领导架子所以大家喜欢称呼他为满叔。 李秀满微笑得点点头,看着吴亦凡落座后才开始解释召集他们开会的原因: 两天前,在清溪川的附近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全名尹晓妍,是一名普通公司的职员。致命伤是心脏被直接捅了一刀,但诡异的是死者的嘴角两边都被割开,意义不明。 这个案子让警局里所有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但两天了都没有进展。也正是如此,局长李秀满才想把这个案子交给特查组。 男生们听到了李秀满的话,纷纷表示没问题,虽然有些不好,但带薪休假了太久的他们实在是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发霉了。这么一个送上嘴的好机会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李秀满看见所有人都是跃跃欲试的状态,不知是要为他们的干劲感到高兴还是要为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感到无奈。 “好了,接下来还有一件事就交给吴队说吧。” 吴亦凡点点头,向在座的所有人说:“鉴于我们短板及以后的侦查需要,满叔邀请了一位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专攻法医学的专家来帮助我们,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从今往后的日子,他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了!” “是!”铿锵有力的回答响彻在会议室里。 特查组在局里一直是特别的存在,他们不用像其他人一样穿制服或者蹲办公室。也不用听从上级安排,可以按自己意愿行动。也许是因为他们杰出的才能,李秀满为他们买了一栋三层的大别墅,吃住工作一体。当然,为他们工作定做的仪器也放在专门的化验室了。总之,特查组的别墅,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警局与宿舍的结合。 像这样的别墅,李秀满为了特查组不被轻易打扰,就建在了稍远市区的地方。而就是这么个偏僻的别墅,第二天早上就被敲响了门铃——是吴亦凡说的新成员。 在一阵混乱的整顿之后,在门外之人即将发怒打电话质问地址是否有误之前,特查组终于把门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部清秀的男生,不像他们之前所想的一样是个胡子拉碴的壮汉或是大叔,他们面前的人恰恰相反,甚至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年轻。正因如此,几双眼睛就这么在门口干瞪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Excuse me,Can I come in now? ” 直到面前的人开口询问,特查组的成员们才反应过来。 “S,Sure。”回答他的是一个面部惊恐的男生。 来者微微点头表示感谢,还有,韩语对我来说没问题的,他这么说着,然后拉着行李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进了屋子。等所有人都在客厅坐下后,就开始了例行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特查组的副队长金俊绵。” 金俊绵,特查组副队长,韩国人。主修行为逻辑学,擅长谈判及拷问。 “金珉硕,你可以叫我包子。” 金珉硕,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成员们公认的大侦探,能从最简单的线索中推理还原出最接近的现场。 “白白,边伯贤。” 边伯贤,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对于化学与生物十分在行,在特查组中一直是重要的存在。 “都暻秀,大家都喜欢叫我嘟嘟。我惊恐的表情是天生的,别被吓到了。” 都暻秀,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精通犯罪心理,行为心理等一切心理知识,是特查组中的人肉测谎仪。 “哈哈,朴灿烈,请多指教!” 朴灿烈,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原拆弹队队长,对制作炸弹及拆弹极其感兴趣,技术超过其他任何专业人员。 “吴世勋,他们都叫我奶包不过我并不承认就是了。” 吴世勋,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虽然是队里的忙内但比任何人都擅长枪械,在局里一直是记录的维持者。 “金钟仁,人称补刀团团长倩倩。” 金钟仁,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主要负责取证工作,别看他人高马大的,其实内心很细。可以注意到任何人都注意不到的细节。 客厅中的男生们一个个给自己的新同事介绍着自己,但不知怎的该最后一人开口时,空气突然了下来。大家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最后一人竟然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金俊绵默默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去试着叫醒他,因为他深知只要面前这个人睡着了,没等他睡饱他是不会醒的。 “很抱歉,那睡着的是金钟大,外号黑钟,别看他一直睡不醒,他从缉毒科调来,演技和卧底技巧可是一流的。最后已经去局里的是我们的队长,我想应该很快就会见面的。”这时候的金俊绵很是时候地发挥领导气质帮大家解了围。他微微颔首,暗示着现在是他面前的新人的回合了。 而那所谓的新人却只是慢慢地喝下特查组为他准备的茶水,直到可以见到杯底时,男生才开口。 “鹿晗,美籍华裔,法医。请多指教。” 简短的介绍,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鹿晗就拖着箱子起身。他催促着其他人带他去自己的房间,不到十分钟特查组的所有人就已经在去局里的路上了——鹿晗的行李并不多。也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里面,让所有人深深了解了鹿晗。“走了,这儿既没有解剖室也没有尸体更没有案件资料。现在去局里对于案件的进展可要比呆在这儿有效多了。”这是十分钟之前鹿晗说的原话,实在是让人无法反驳。 现在才早上七点半,因为鹿晗的事所有人都没有吃早饭,被强行要求工作的男生们只能饿着肚子。车厢里谁都没有说话,而比大家精神的朴灿烈就担任了司机一职。 “咕噜~~~” “噗……” “傻灿鸟你不准给我笑!” “白白,抱歉抱歉……” 看起来在这里的生活也不会太糟糕嘛,闭目养神的鹿晗这样想着。 在局里与特查组队长吴队吴亦凡汇合的过程可谓是惊心动魄,其主要表现于吴队长见到新同事时的反应及新同事对他队长的莫名可爱的称呼——肉肉。 “原来亦凡哥和鹿晗早就认识了啊,而且还是竹马竹马。”金钟仁说道。 “我们的吴队小时候竟然会有肉肉这种小名真是太好玩了!”这是边伯贤对朴灿烈的耳语。 都暻秀原本够惊恐的脸又有程度加深的趋向,当然,其他人也像他一样,惊讶也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脸上。只有刚刚被叫醒的金钟大还是迷糊着,搞不清状况,毕竟他可是从别墅睡到了局里。 “哈哈,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照顾这个吴大傻了。” 这下谁都笑不出来了,好几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开玩笑的鹿晗,毕竟根据他之前的表现,就连金俊绵和都暻秀都以为他是个沉默寡言难相处的人。一旁的吴亦凡和众人焦点的鹿晗是莫名其妙,不过很快,吴亦凡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小鹿他的起床气是永远改不掉的啊……

先来后到「1」(全员/刑侦/长篇)

楔子 韩国特别行动调查组,简称特查组——一个集结了警界精英的小组;一个传闻只有在重大案件发生时才出动的队伍;一个甚至连上层领导都敬畏的存在……这,就是普通人对特查组的印象。 事实如此,在特查组成员的帮助下,整个韩国的破案率蹭蹭直上,特查组这三个字是他们的代名词——只要是证件上印着这三个字的,人们就该礼让三分…… 如今,在这个看似和平的土地上,新的黑暗又开始蠢蠢欲动,而特查组不仅会重新出动,还将迎来新的成员?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这,才是现实。 可不要把这个社会想太美好了。

先来后到「3」(全员/刑侦/长篇)

尹晓妍,二十一岁,是普通公司的职员,居住在阳川区的中心地带。尸体于七月二十八日清晨六点半左右在清溪川旁被清洁工发现,尸体心脏处一刀毙命,嘴角两端被割开,除抵抗伤之外再无其它外伤。凶器已在河流下游找到,是常见的水果刀,但因水流冲刷凶手指纹无从考证。 会议室里,吴亦凡介绍着关于案件被害人的信息,而其他人则是一边听着吴亦凡的话一边埋在与自己职位相关的资料里。 虽然离案发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但目前拿到的线索是少之又少。不论是凶手遗留的证据还是有关人员的口供都完全不在点上,就连鹿晗拿到的尸检报告也毫无帮助。 金俊绵强忍着想把以前负责本案的人骂一顿的想法,建议从头再来——所有的口供,线索都亲自去录一遍,找一遍。当然,鹿晗也会再将尸体解剖。这个提议全体通过,虽然会增加工作量,但为了捉住凶手,再累点也无所谓。 “那俊绵灿烈和钟大去被害人的家里,暻秀钟仁去被害人男友那分别录口供,小鹿重新尸检的同时伯贤就帮忙化验,世勋珉硕就和我去现场。” “出发!” 解剖室里,鹿晗穿着自带的防护服,站在解剖台前直直盯着他面前的尸体。 尸体开始出现腐败并伴随巨人观的出现,尸斑无法通过挤压形成也无法消失也恰巧说明了死者是三天前夜里十点至十二点死亡的。死者心脏处的伤口约深九厘米,符合找到的水果刀。嘴鼻处有捂压痕迹却没有玫瑰齿,排除窒息性死亡的可能性。死者的脖子被拧断,嘴角被同种道具割开但两者没有生活反应,属于死后创伤。 “所以死因是心脏处的刀伤吗……”与尸检报告上写的没什么不同,但总感觉少了什么,还有,割开的嘴角有什么意义,仇杀?鹿晗收拾好手术刀等工具,双手撑在解剖台边,双眉依旧皱着。 尸体的并没有多少明显的抵触伤,显然凶手行凶时是速战速决。而且……等等!鹿晗身子突然一震,嘴角也不由自主地上扬,总算是被我找到了,凶手留下的线索! “白白吗?带上证物袋来我这边……没错,尽快!” “好嘞!”边伯贤挂了内线电话,看也不看拎起自己的专用工具箱就往解剖室跑。 “那么被害人有没有在外与其他人结仇或惹事?”金俊绵将信息记录好后,向死者父母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即使时隔多日,死者的母亲尹晓恬依旧无法接受自己女儿的离去,好在金俊绵和金钟大有足够的耐心,朴灿烈也在发怒之前被两人拉住。 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尹晓恬摇了摇她的头。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金俊绵向那可怜的母亲道了谢,然后在死者父亲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死者生前的房间。 房间没有被破坏掉,根据尹晓恬所说的,她每次看见这房间就会心痛,根本没法整理。这是个少女味浓重的房间,东西也整理得很好,很难想到它的主人在三天前就已经离世。 “嘿,你们过来看看。”是朴灿烈。 金钟大和金俊绵走近一看,发现他手中的是一张相片。但奇怪的是,他们并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这照片应该是几年前的了却被保存得很好,上边的人对死者来说很重要?”这是金钟大自己的猜想。 但死者已经有男友了,照片上的这个人很明显不是…… “灿烈,钟大,把照片带回去吧,我们要好好查查这个人。” “我说过多少次了,晓妍她那天晚上确实是来过我家,但她走之前都是好好的!我没有杀她,我也没有理由杀她!她可是我女朋友啊!” 而都暻秀和金钟仁这边就没有那么顺利——金希恩,尹晓妍的男友不像死者的父母,似乎是反复的询问使愤怒和不耐烦占满了他大多数的情感。 都暻秀和金钟仁相互对视一眼,像这种情绪亢奋的人他们见识的多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适应去处理。虽然金钟仁想试着继续去安抚金希恩,但被都暻秀阻止了。像这种只知道推卸的人,一般是很难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呢,而且,这种人一旦亢奋起来,就不会轻易停止。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能确定一件事了。”回去的路上,都暻秀对金钟仁说。看到金钟仁的疑问,都暻秀不仅为自己的心理知识感到骄傲——因为金希恩从头到尾的微动作告诉我他只是心里烦躁而不是说谎啊。

先来后到「2」(全员/刑侦/长篇)

第一卷 偏执的微笑 就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与其痛苦地活在那偏执里,还不如在诞生之前就死去……无论是他,还是这个孩子。 你刚刚说……我变了? 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 第零章 America 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3pm 一阵轻快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自然科学学院的林间小道的宁静。手机的主人正坐在走道旁的石椅上,从树叶间洒下的阳光使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但从他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欢打断他休闲时光的噪音。 男生是个亚洲人,这一点从他清秀而又不失刚劲的脸庞就能看得出。 “Hello?” 从他嘴间吐出的,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也许来电者打扰到了他,男生的语气并不耐烦。 “……Yes……Right……En, why should I help you? I am just a student and now I am in America.” …… “Really? Ok, I will check with them.” 男生一下子就挂掉了电话,眉头却越发加深。他狠狠用手挠了挠自己棕色的短发,收拾好椅子上的资料后转身走向了学院的大楼。 今天他没有课,本来还想出来散散心复习复习的,却没想到会被这样一个电话打断。 …… 与教授和校长告别的他只想大声爆粗口或者摔门而出。他在得到校长的肯定回答之前都以为那通电话是骚扰电话,而现在,他深深有种被卖了的感觉。 男生来到了食堂要了杯冰咖啡,这是他最喜欢喝的饮料。挑了个阳光充足的位子猛猛灌下一口后,男生无奈地拿出手机。仿佛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才按下之前的那通“骚扰电话”。
“It is me, about the thing you told me, en……I will help you.” “Never mind, although I am a Chinese, I have a friend there. I can understand the language.” “It is ok, or you can call my name.” “Well, see you.” 男生放下手机,默默走回自己的宿舍收拾行李。原本以前还会在路上研究一下花花草草的,毕竟硕大的学院不是短时间内就能研究完的,可现在的他也无心做这种事。 算了……男生貌似有些自暴自弃地将双手枕在脑后。反正机票学校也包,解决后的报酬也不低,这一年就当是那些教授和校长说的社会实践好了…… 男生整理好为数不多的东西并合上行李箱,那双好像包含着星空的眼睛充满了自信。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吧,那些所谓的疑难案件是否能难到我! 同一时间,宽敞的韩国首尔警局总局会议室里,一群年轻力壮的男生正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讨论声直至会议室的门被人打开才停下,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和年轻男生。 “呦!满叔,亦凡哥,你们来了。”其中一个男生说道。 亦凡哥,全名吴亦凡,加拿大籍华裔。韩国特查组队长,擅长逻辑推理及侦查反侦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满叔,全名李秀满,韩国警局总部局长。毫无领导架子所以大家喜欢称呼他为满叔。 李秀满微笑得点点头,看着吴亦凡落座后才开始解释召集他们开会的原因: 两天前,在清溪川的附近发现了一具女尸,死者全名尹晓妍,是一名普通公司的职员。致命伤是心脏被直接捅了一刀,但诡异的是死者的嘴角两边都被割开,意义不明。 这个案子让警局里所有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但两天了都没有进展。也正是如此,局长李秀满才想把这个案子交给特查组。 男生们听到了李秀满的话,纷纷表示没问题,虽然有些不好,但带薪休假了太久的他们实在是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要发霉了。这么一个送上嘴的好机会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李秀满看见所有人都是跃跃欲试的状态,不知是要为他们的干劲感到高兴还是要为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感到无奈。 “好了,接下来还有一件事就交给吴队说吧。” 吴亦凡点点头,向在座的所有人说:“鉴于我们短板及以后的侦查需要,满叔邀请了一位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专攻法医学的专家来帮助我们,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从今往后的日子,他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了!” “是!”铿锵有力的回答响彻在会议室里。 特查组在局里一直是特别的存在,他们不用像其他人一样穿制服或者蹲办公室。也不用听从上级安排,可以按自己意愿行动。也许是因为他们杰出的才能,李秀满为他们买了一栋三层的大别墅,吃住工作一体。当然,为他们工作定做的仪器也放在专门的化验室了。总之,特查组的别墅,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警局与宿舍的结合。 像这样的别墅,李秀满为了特查组不被轻易打扰,就建在了稍远市区的地方。而就是这么个偏僻的别墅,第二天早上就被敲响了门铃——是吴亦凡说的新成员。 在一阵混乱的整顿之后,在门外之人即将发怒打电话质问地址是否有误之前,特查组终于把门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部清秀的男生,不像他们之前所想的一样是个胡子拉碴的壮汉或是大叔,他们面前的人恰恰相反,甚至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年轻。正因如此,几双眼睛就这么在门口干瞪着,没有一个人说话。 “Excuse me,Can I come in now? ” 直到面前的人开口询问,特查组的成员们才反应过来。 “S,Sure。”回答他的是一个面部惊恐的男生。 来者微微点头表示感谢,还有,韩语对我来说没问题的,他这么说着,然后拉着行李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进了屋子。等所有人都在客厅坐下后,就开始了例行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特查组的副队长金俊绵。” 金俊绵,特查组副队长,韩国人。主修行为逻辑学,擅长谈判及拷问。 “金珉硕,你可以叫我包子。” 金珉硕,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成员们公认的大侦探,能从最简单的线索中推理还原出最接近的现场。 “白白,边伯贤。” 边伯贤,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对于化学与生物十分在行,在特查组中一直是重要的存在。 “都暻秀,大家都喜欢叫我嘟嘟。我惊恐的表情是天生的,别被吓到了。” 都暻秀,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精通犯罪心理,行为心理等一切心理知识,是特查组中的人肉测谎仪。 “哈哈,朴灿烈,请多指教!” 朴灿烈,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原拆弹队队长,对制作炸弹及拆弹极其感兴趣,技术超过其他任何专业人员。 “吴世勋,他们都叫我奶包不过我并不承认就是了。” 吴世勋,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虽然是队里的忙内但比任何人都擅长枪械,在局里一直是记录的维持者。 “金钟大,人称补刀团团长倩倩。” 金钟大,特查组成员之一,韩国人。从缉毒科调来的,演技和卧底技术是一流的。 客厅中的男生们一个个给自己的新同事介绍着自己,但不知怎的该最后一人开口时,空气突然了下来。大家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最后一人竟然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金俊绵默默叹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去试着叫醒他,因为他深知只要面前这个人睡着了,没等他睡饱他是不会醒的。 “很抱歉,那睡着的是金钟仁,外号黑钟,别看他一直睡不醒,他心可细着呢,什么细节都能找到。最后已经去局里的是我们的队长,我想应该很快就会见面的。”这时候的金俊绵很是时候地发挥领导气质帮大家解了围。他微微颔首,暗示着现在是他面前的新人的回合了。 而那所谓的新人却只是慢慢地喝下特查组为他准备的茶水,直到可以见到杯底时,男生才开口。 “鹿晗,美籍华裔,法医。请多指教。” 简短的介绍,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鹿晗就拖着箱子起身。他催促着其他人带他去自己的房间,不到十分钟特查组的所有人就已经在去局里的路上了——鹿晗的行李并不多。也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里面,让所有人深深了解了鹿晗。“走了,这儿既没有解剖室也没有尸体更没有案件资料。现在去局里对于案件的进展可要比呆在这儿有效多了。”这是十分钟之前鹿晗说的原话,实在是让人无法反驳。 现在才早上七点半,因为鹿晗的事所有人都没有吃早饭,被强行要求工作的男生们只能饿着肚子。车厢里谁都没有说话,而比大家精神的朴灿烈就担任了司机一职。 “咕噜~~~” “噗……” “傻灿鸟你不准给我笑!” “白白,抱歉抱歉……” 看起来在这里的生活也不会太糟糕嘛,闭目养神的鹿晗这样想着。 在局里与特查组队长吴队吴亦凡汇合的过程可谓是惊心动魄,其主要表现于吴队长见到新同事时的反应及新同事对他队长的莫名可爱的称呼——肉肉。 “原来亦凡哥和鹿晗早就认识了啊,而且还是竹马竹马。”金钟仁说道。 “我们的吴队小时候竟然会有肉肉这种小名真是太好玩了!”这是边伯贤对朴灿烈的耳语。 都暻秀原本够惊恐的脸又有程度加深的趋向,当然,其他人也像他一样,惊讶也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脸上。只有刚刚被叫醒的金钟仁还是迷糊着,搞不清状况,毕竟他可是从别墅睡到了局里。 “哈哈,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不过还是谢谢你们照顾这个吴大傻了。” 这下谁都笑不出来了,好几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开玩笑的鹿晗,毕竟根据他之前的表现,就连金俊绵和都暻秀都以为他是个沉默寡言难相处的人。一旁的吴亦凡和众人焦点的鹿晗是莫名其妙,不过很快,吴亦凡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小鹿他的起床气是永远改不掉的啊……

先来后到「1」(全员/刑侦/长篇)

楔子 韩国特别行动调查组,简称特查组——一个集结了警界精英的小组;一个传闻只有在重大案件发生时才出动的队伍;一个甚至连上层领导都敬畏的存在……这,就是普通人对特查组的印象。 事实如此,在特查组成员的帮助下,整个韩国的破案率蹭蹭直上,特查组这三个字是他们的代名词——只要是证件上印着这三个字的,人们就该礼让三分…… 如今,在这个看似和平的土地上,新的黑暗又开始蠢蠢欲动,而特查组不仅会重新出动,还将迎来新的成员?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这,才是现实。 可不要把这个社会想太美好了。